天然气危机加剧 环保议题被迫让位 亚洲国家竞相囤积燃料油

  IM竞技官方下载     |      2022-12-10

  天然气危机加剧 环保议题被迫让位 亚洲国家竞相囤积燃料油受困于天然气短缺,亚洲国家今年开始提前储备用于发电的燃料油。尽管燃料油会产生更多污染,但对日本和韩国等亚洲国家而言,环保议题目前只能让位于确保电力供应。

  能源情报公司Vortexa数据显示,日本8月燃料油进口量飙升至四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并且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保持高位。与此同时,孟加拉8月燃料油进口量达到了去年同期的两倍多。

  Vortexa高级燃料油分析师Roslan Khasawneh称,日本燃料油进口在未来几个月可能会继续保持强劲,而韩国和巴基斯坦等至少会维持目前的进口规模。

  Khasawneh指出,日本是全球第二大天然气进口国,如果该国决定减少俄罗斯天然气的进口量,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对燃料油以及其他替代能源的需求。

  尽管日本跟随欧美脚步,对俄罗斯实施了制裁,禁止进口后者的煤炭,但日本贸易公司上月末重申,他们将继续保留在萨哈林2号液化天然气项目中的股份。

  “萨哈林2号”是石油和天然气复合开发项目,涉及的石油储量约为1亿吨、天然气储量约为4000多亿立方米。萨哈林2号的LNG年产量达到1000万吨,其中600万吨出口日本,大约占日本天然气进口量的10%。

  燃料油最常见的用处是为船舶提供动力,不过在天然气供应短缺时,它也是公用事业公司长期的备用选择。除了燃料油之外,全球多国延长了一些老旧的燃煤电厂的使用寿命,并对核能持更加积极的态度。

  亚洲国家,尤其是日本和韩国,已经逐步淘汰了燃油发电厂,但能源危机迫使它们重新评估这一计划。通常而言,发电厂基本只会使用一种燃料,只有少数发电厂能灵活地转换到替代燃料。

  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分析师Sofia Guidi Di Sante警告:“尽管我们在历史上见证了液体燃料发电厂的快速淘汰,但(它们)的使用率仍有复苏的可能。”

  日本通常会在11月至2月增加低硫燃料油(LSFO)的进口量,而南亚国家一般会在夏季大量购买高硫燃料油(HSFO)。两种燃料目前的价格都相对较低,部分得益于俄罗斯增加出口量,这也增加了它们的吸引力。

  如果说日韩等富裕国家尚且有选择余地,而南亚一些相对贫穷的国家或许只能转向污染更严重的替代燃料,他们已经直面停电危机,防止电力供应进一步恶化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不过,无论是日韩,还是南亚,环境议题目前都被暂时搁置在一边,这一点并无本质不同。

  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亚洲石油市场分析师JY Lim预计,至少在2023年初之前,天然气供应短缺都会支撑亚洲的燃料油需求。日本的LSFO,巴基斯坦和孟加拉的的HSFO尤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