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鼓动香港石油期货 交易所=

  IM竞技官方下载     |      2022-08-02

  民企鼓动香港石油期货 交易所=6月25日,香港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下称“港商所”)正式成立。这家完全由私营资本发起组建的商品交易所将有望在明年初推出它的首选交易品种燃料油合约。

  比照上海燃料油期货市场的红火,人们对这家新机构的未来充满期望。几乎在同时,从事石油产品现货贸易的北京石油交易所也传出消息将正式挂牌营业。加上已经在运转的上海石油交易所和大连石油交易所,中国在石油金融化道路上的步子迈得越来越快。

  近年来,全球石油市场金融化蜕变引起各方关注。石油价格疯涨也被认为是金融化导致的必然后果。而在石油消费胃口急剧膨胀的中国,关于发展石油期货、保障国内供给的呼吁已有多年。

  港商所的主要策划、发起者是香港上市公司泰山石化。泰山石化在亚洲石油市场下游供应链中优势地位明显,如仓储、供应及运输等方面,曾经拥有亚洲最大的油轮船队。

  港商所成立,泰山石化执行董事兼副主席张震远将出任主席职务。张震远当日表示,港商所首期投资5000万美元,会专注发展较有经验的商品交易,首先推出燃料油交易合约,希望半年后再推出其他合约。

  泰山石化将作为港商所主要股东进入商品期货市场。该公司企业传播副总裁林健威表示,泰山石化酝酿两年后牵头成立港商所的原因并不复杂。

  据介绍,港商所推出燃料油合约后,泰山石化将提供现货交割仓库。泰山石化目前正在上海、泉州和南沙建设三个储备基地,建成后总储量将达到180万立方米。

  林健威对《财经时报》表示,从宏观方面来看,设立港商所可以为中国和国际商品市场架起一座沟通的平台,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客观反映中国的石油需求,并加强中国在石油价格方面的话语权。同时,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也拥有良好的基础服务条件。

  此前,泰山石化主席兼行政总裁蔡天真曾表示:“港商所的成功筹建,将进一步巩固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同时可促进亚太地区商品交易市场与国际接轨,提升本地区在国际商品市场的影响力和地位。”

  港商所即将依托于香港固有的金融优势搅动亚洲商品期货市场,而它的目光首先对准燃料油合约也被外界解读为,港商所有意将来全面发展石油期货品种,包括原油、成品油等国际市场上的“硬通货”。

  值得关注的是,占据香港证券市场主导地位的香港交易所(下称“港交所”)目前的角色稍显尴尬,甚至有媒体直接称港商所将和港交所抢生意。这使得张震远不得不在港商所成立当日公开表态:“不会和港交所直接竞争。”

  外界有此判断的依据是,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曾多次呼吁香港发展石油期货市场。而市场先前也传出港交所正在研究原油期货的消息,但港交所主席夏佳理又表示,香港暂时没有做石油期货的条件,目前更关心的是推出黄金期货。

  据悉,港商所还没有拿到香港证券交易委员会核发的营业执照。按照事先规划,三季度可确定股东结构,四季度获得营业执照,港商所正式营业将在明年一季度。

  港商所奇迹般地面世必然将引起另一个市场的担心,这就是上海的燃料油期货交易市场。2004年8月25日,经国务院同意,中国证监会批准,上海期货交易所燃料油期货上市。

  上海市场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逐渐成熟并开始影响国际上如新加坡的燃料油价格。但是,由于不允许外资进入,同时国内石油市场寡头垄断和价格控制等客观条件限制,上海石油期货市场短期内难以实现跨越。

  中国科学院预测科学研究中心、国际市场预测部副主任余乐安博士对《财经时报》表示,目前中国燃料油期货交易主要集中在上海,但受制于交易规则和机制的原因,这个市场没办法满足国内的需求,港商所的成立将为内地企业和资金提供套期保值的机会。

  不过,对于港商所近在眼前的竞争,上海期货交易所脚步并未慌乱。有媒体引述接近上海期货交易所的人士发言称,不看好香港商品期货交易所的前景,认为这项计划失败的可能性很大。

  广东省油气商会油品部部长姚达明则表示,港商所紧盯内地市场,但它面临的问题是,政府是否允许内地企业和资金到香港转战。内地投资者到香港进行跨境期货交易将面临很大的金融和政策风险。

  港商所掀起的市场风浪还未平静下来,北京又传出新的消息。7月15日,中国金融网总裁何世红向《财经时报》透露,已经试营业半年的北京石油交易所将在11月正式挂牌营业。这将是内地成立的第三家石油交易所。

  就像2006年成立的上海石油交易所和2007年成立的大连石油交易所一样,北京石油交易所也将以现货交易和中远期撮合交易等形式为主,以石油、化工产品、危险化学品经营为重点。价格受管制的成品油等并未列入其中。

  上海石油交易所人士曾对此表示,国内首先要培育石油石化产品的现货交易市场,然后到中远期的现货交易,再到中远期的期货交易,这些要一步步来。据了解,上海期货交易所近两年也多次表示加大能源商品期货的开发力度,研究开发原油、汽油、柴油、液化气等期货品种,待时机成熟时便可获批上市。

  姚达明向《财经时报》指出,对石油价格和市场地位产生影响的只有靠期货交易,政府方面其实早可以推出原油等石油期货产品,只发展现货交易或多建几个交易市场根本不能解决问题。

  进入新世纪后,随着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对石油的需求也是连年递增。与此同时,国际油价从去年开始出现井喷式增长,这种局面导致中国成品油价格严重倒挂,不仅大量民营炼油企业出现亏损,即使两大国有石油巨头的赢利能力也大幅下滑。于是,各方声音呼吁中国在能源战略抉择上要谋求国际石油市场的地位和话语权,介入石油定价领域。

  而在国际石油市场,近年来引起高度关注的是石油金融化趋势。目前的国际油价基本是参考纽约商品交易所和伦敦国际交易所的石油期货价格来确定。当前油价上涨的罪魁祸首也被认为是投资、美元贬值等金融因素,而供应着世界40%石油消费的欧佩克反而对控制油价无能为力。

  余乐安对此指出,金融资本介入石油期货,不但石油贸易定价权易主,同时,石油期货交易也成为发达国家应对国际政治经济波动和调控经济危机的新途径。期货市场和衍生工具成为西方少数国家建立新型“价格体系”、实施经济霸权和掠夺的“尖端武器”。

  港商所成立以后,加上内地石油市场金融化趋势,外界普遍看好中国在争夺世界石油价格话语权方面的潜力。人们甚至美好地期望,中国能发展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石油中转、加工、交易和定价中心。

  不过,著名国际能源专家、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查道炯教授并不认同中国谋求石油金融化战略。他告诉《财经时报》,国际上已经注意到,最近两年国际油价爆涨,并不是像历次石油危机一样是由中东等石油生产地引起,金融因素才是根本。

  查道炯表示,石油价格已经被无形的金融力量控制,经历此阶段涨价后,相信发达国家会对石油市场价格体系进行悄悄调整。“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为什么还要硬钻进石油金融的圈子里?”他说。

  而针对中国的现状,余乐安也指出,建立石油期货市场并不意味着就拥有了石油国际定价权,实际上,建立石油期货市场只是为争取石油的国际定价权提供了一个竞争平台,真正获取石油国际定价权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实力。

  中国也曾拥有完整的石油期货市场。1993年,原上海石油交易所成功推出石油期货交易。之后,原华南商品期货交易所、原北京石油交易所、原北京商品交易所等相继推出石油期货合约。但后来由于国内石油流通体制进行改革,石油期货也被停止。

  业内人士还向记者透露,即使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成立的同时,泰山石化也在运作成立华南石化交易中心,不过一直未能成功。个中原因是得不到国有石油巨头的支持。

  余乐安表示,一方面,利用石油期货市场不仅仅是争夺石油定价权,更是争夺石油资源的拥有权。另外,中国发展石油期货市场,必须在外部为石油期货创造市场环境,加强现代石油市场体系的建设,包括对国内石油价格、市场参与主体等方面进行改革。